政府是用来行善的吗?

政府是用来行善的吗?

最近在网路上看到一位学者大概其的讲了这么一段话:“一个国家的人民创造了史无前例的经济体,却必须面对无力赡养老人,无力救助重病亲人的窘境!作为一个国家的政府,政府完全有能力提供养老、医疗、教育的福利兜底,但他们没有这么做。意将国家的人民处于水生火热之中。”

如果把政府比作物业公司或者是一般性的社会组织,来为你提供服务,这显然是不恰当的,请不要那么的理想化。这让我不禁想到一个问题,用裤师的话来说,政府是用来行善的吗?显然不是的,政府的存在是为了提供平等的权利,而不是平等的物质。平等应体现在权利上,而不是物质上,与其提供平等的物质,不如提供平等的权利,这才是一个政府应该有的作为。

理清这个思路我们就要先弄明i白政府是什么?政府是一个政治体系,于某个区域订立、执行法律和管理的一套机构。讲的白话一点,政府是组成国家整体的一个帮派,政府隶属于国家。因此执政政府的倒台或政权的更替并不意味着国家的灭亡,而如果国家灭亡了,政府也就不可能存在。公民对于国家的合法性存在认同性高于对政府的认同性。

英国人对人类最伟大的贡献是:
1.决定重大公共事务的权力必须从选票箱中产生;
2.私人财产权神圣不可侵犯的城堡原则(风可进、雨可进,国王不能进);
3.不受非法程序伤害的人身保护令;
4.圣约自由观念……

比起这些原则,人类其他的贡献都在其次。在这些普世观念之中,显然并不包括福利。

美国一位总统说:既然那么喜欢免费,为什么不住到牢里去,那里一切都是免费的,除了自由。美国历史上最好的年代恰恰是政府除了国防、司法等重大问题以外,一切都不管的时代,所谓的小政府大社会(小政府大社会这样的环境在北洋时期也同样出现过),既没有出现丛林法则,公民互助更加紧密有爱心。敬虔、勤奋、互助是国民的美德,国家赖以繁荣的基础,而不是用国家福利制度来养懒人,去摧毁这基础。福利最多的加州和纽约,是乞丐和流浪汉最多的地方。

保守主义者同样富于同情心,同样关心教育、医疗和贫困,同样热心于帮助穷人和弱者,他们主张自己掏钱行善。

一个富人被抢劫不是最恶劣的,如果富人被政府抢劫则是双重伤害,因为既损失了财产,更损失了司法渠道获得公证的可能性。国家行为的福利制度,本质上是对勤劳致富的惩罚,是对穷人不恰当的奖赏。不是帮助穷人改善命运,而是把贫穷养起来。

纽约曾经的政府所在地,一首歌就能绕几圈的小规模,到如今联邦政府大到了超过国父们想象力程度,这是政府的扩权,说起扩权的问题,我们又可以追溯到二战时期,题外话。

图片[1] - 政府是用来行善的吗? - 敬一博客
White House South Facade

富兰克林:如果我们鼓励懒惰,支持愚昧,难道人们不会发现,我们是在与上帝、与自然的法则作对吗?也许命中注定,贫穷与不幸是对懒散与奢侈适当的惩罚,作为警告,也是它们必然的结果。无论何时我们试图修改上帝的计划,通过政府来干预世界,我们就需要非常小心,以免我们的所作所为弊大于利。

富兰克林总结了以下条件是不可以救助的:

  • 对一个酒鬼带来加重他醉酒手段的同情,是适得其反的;
  • 对导致依赖与软弱的同情,其效果适得其反;
  • 对以工作谋生的欲望与需求不强烈的同情,结果会适得其反;
  • 对于抑制奋斗与优秀本能的同情,结果会适得其反。

哈耶克说:在一个政府是唯一的雇主的国家里,反抗就等于慢慢地饿死。“不劳动者不得食”这个旧的原则,已被“不服从者不得食”这个新的原则所代替。

一旦政府被授权开始拉平富人的物质财富,以便实现一种“财务的平均分配”,那随之而来的,就是政府拥有这样一种权力,它可以剥夺人们的享有生命、自由与财产的任何“平等”权利。人们不应该总是予政府索取什么,而是要防范,防止政府从你身上夺走什么。

政府作为一种恶,是必要的,西方人说“政府是必要的恶”,他首先是一个恶的东西,其次又是必要的恶,没有它不行,美国政治家托马斯·潘恩1776年的著作《常识》中形容政府在最好的情况也不过是「必要之恶」。当发生冲突和纠纷的时候,你的权利和自由可能会受到他人的侵犯,或者他人受到你的侵犯,谁来当这个中立的第三者?谁来主持正义?找不到这样的人,所以就设立政府,政府就变成了一个主持正义的“人”,解决冲突和纠纷的“人”。本来我们设立政府是为了保护我们的权利和自由,结果如果你不能限制它的话,它又会侵犯你的权利和自由,甚至变成你的权利和自由最大的敌人。它是最可怕的,为什么最可怕的呢?因为它是一种组织化的暴力,有警察、军队,没有任何人对抗得了。

一个能承诺为你提供一切的政府,也会拿走你的一切。当人们试图以自由换取福利时,福利没得到,自由却损失的干干净净。就像我前面提到的,我们不应该总是向政府索取什么,而是要防范政府从我们身上夺走什么。

图片[2] - 政府是用来行善的吗? - 敬一博客

最后引用凤凰财经某篇文章中的一则摘要,作为文章的结尾:

养老不能靠政府
1.不要一看到社保基金,就和自己的养老联系起来,它保障政府的权力而不保障百姓养老;
2.社保基金有点不伦不类,从市场投资看,类似企业;从不受监督、约束看,又类似政府;
3.没有有效的监督约束机制,把养老金交给政府官员支配,相当于给他们创造腐败的机会;
4.自己为自己负责也是市场经济精神,人们把养老任务交给政府,意味着人们自由的丧失。


参考资料

凤凰财经 财知道228期:养老不能靠政府



温馨提示:本文最后更新于2022-05-21 18:35:18,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,若有错误或已失效,请在下方留言或联系敬一站长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7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图片